不用藥的身心專家 專屬你心的庇護所

從小楊醫師就為他的高敏感體質所苦,讀書無法專心,過度在乎別人的感受!

只不過當時只是認為自己不夠好,總是想太多;只能努力再努力找方法再找方法!於是,當上醫師的時候更決心要幫助這些憂鬱症、焦慮症,跟自己一樣身受困擾的人。

對病人有著大量的慈悲心的楊醫師,看著藥物的副作用讓很多正值青春年華的青少年變胖變得沒自信,但卻又無法讓患者停藥;開始對自己的醫者身分產生了質疑,身為醫生該做的是讓患者恢復健康,而不是沒有症狀ㄧ停藥就復發!
楊醫師開始國內外到處去學習,在全亞洲第一個壓力免疫病房,針對連吃藥都無效的患者,開始利用心理治療、禪修、家族治療、神經心理學、腦科學,甚至還陪康復的病人求職,上課,幫助他們找回人生的動力跟目標。

看到目前主流醫學的瓶頸,楊醫師投入國際上行之有年的多元整合醫學研究,也攻讀營養研究所。結合不用藥的成功經驗,利用超個人心理學、細胞分子矯正自然醫學、科學化的能量醫療,建立一個全台灣的身心靈醫療團隊,16年來成功協助數千名憂鬱症、焦慮症、失眠、親子問題、關係困擾等客人,用不用藥的方法找回他們的快樂,恢復屬於他們的精彩人生!

運用業界最新科學儀器檢測,透過專業數據檢查出人體的不平衡狀態,利用整合醫學的概念,提升身體的自我修復力,改善相關症狀!

 

 

 

學歷

高雄醫學院醫學士
中國醫藥大學營養系碩士班
中國醫藥大學推廣中心中醫課程
國際自然療法學院醫師課程

論文發表

1. 張家銘、孫讚福、楊紹民、林博彥、柯慧貞、文榮光(1998):門診精神官能症患者『壓力免疫團體』的回顧與展望。
中華團體心理治療,3(4):4-15。
2. 楊紹民、楊明仁、陳靖博、文榮光(1999):躁鬱症患者併用老公根與紫花醉漿草引發腎衰竭:
一例報告 · 台灣精神醫學,l3(2):168-172。

現任

楊紹民心靈自然診所院長
台灣精神醫學會專科醫師
中華民國能量醫學學會常務理事

經歷

光流聯合診所 院長
衛生署澎湖醫院身心科主治醫師
衛生署澎湖醫院兒童青少年心理諮詢門診醫師
國立馬公高級中學輔導室諮商醫師
澎湖縣少年觀護所青少年心理輔導講師
澎湖縣心理衛生中心諮商醫師與講師
澎湖縣性侵害及家庭暴力防治中心鑑定與治療醫師
澎湖縣國軍心理衛生中心顧問醫師
澎湖縣國軍心理衛生中心督導
高雄長庚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
高雄長庚醫院精神科團體心理治療指導醫師
高雄長庚醫院精神科個別心理治療協同督導
高雄長庚醫院精神科社區精神醫學與居家治療醫師
高雄長庚醫院精神科身心紓壓病房禪修指導醫師
高雄長庚醫院精神科照會精神醫學協同負責醫師
高雄縣性侵害防治既家暴防治協同負責醫師
高雄縣心理衛生中心諮商醫師與講師
高雄縣性侵害及家庭暴力防治中心鑑定醫師
中華民國能量醫學會 副理事長
中華民國能量學會理事暨身心介入組召集人

研討會論文發表

1. 楊紹民、薛惠琪、李昱、文榮光: 1996 Cotard’s 症候群:一例報告”中華民國精神醫學會 ·
2. 楊紹民(1997):精神疾病在季節之差異性一高雄長庚院初診病歷初探。 1997 中華民國精神醫學會。
3. Shih-Ning Liu, Shao-Min Yang,Jung-Kwang Wen (1997): Supportive psychotherapy of patients with schizophrenia in Taiwan. The regional meeting of word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Beijing China Oct. 1997.
4. Chang CM, Sun TF,Yang SM,Wen JK (1998): “Stress Immunity Group” in a general hospital-two year’s experiences. 1998 oral presentation of VIII Congress of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Group Psychotherapy. London .
5. 楊紹民、薛克利、李昱、許德耀、張旭陽、楊明仁、文榮光(1999):更年期婦女憂鬱症流行病學調查。 1999中華民國精神 醫學會·長庚醫院高雄分院·
6. 李俊毅、楊紹民、鄭皓仁、張娟鳳、文榮光,1998年10月,恥辱感、治療聯盟與支持性心理治療效果之相關。中華民國精神 醫學會八十七年年會暨學術研討會。
7. 文榮光、李俊毅、楊紹民、鄭皓仁、張娟鳳,1998年10月,精神分裂症患者支持心理治療影響治療聯盟之社會文化因素。一九九八年世界心理衛生與輔導會議論文 集,205-220頁。
8. 楊明仁、李昱、施春華、楊紹民、薛克利、文榮光(1999):社會不均、社會資本與憂鬱症。1999 中華民國精神醫學會。長庚醫院高雄分院。(NSC87-2413-H-037-004, and NSC88-2413-H-182A-002)
9. 李昱、薛克利、楊紹民、林博彥、周騰達、賴德仁、楊明仁、文榮光(1999):『台灣人憂鬱篩選問卷』。1999 中華民國精神 醫學會。長庚醫院高雄分院。(NSC88-2413-H-182A-001)
10. 林惠珍、陳皇如、薛克利、楊紹民、吳景寬、楊明仁 (2001):老人精神疾病患者照顧問題的探討:居家與安養中心模式的比 較。2001 中華民國精神醫學會。國防醫學院。November 3-4, 2001。
11. 林宜美、許秋田、楊紹民、翁嘉英、文榮光(2001)。壓力管理團體對心身症患者之療效評估。台灣精神醫學會,台北台灣。
12. 文榮光、楊紹民、王文志,2001,病人繪畫在心理治療角色與功能。國際藝術治療教育研討會論文集。
13. 楊紹民(2012):21世紀最完整的預防醫學-既幸福又健康。2012中華民國能量醫學會101年秋季學術研討會。
14. 楊紹民(2012):能量醫學於身心醫學的臨床運用-光流療癒介紹與體驗工作坊。中華民國能量醫學會101年冬季研討會。
15. 楊紹民(2010):能量醫學在身心科之臨床應用。中華民國能量醫學會99年學術研討會。
16. 楊紹民(2013):新整合醫學-從身心醫學的全人照顧到綜合式整合醫學。2013 ebcam亞太論壇。
17. 楊紹民、柯雅琳、林聖峰,2015,Findings Under Specially Designed Gemstone Light Therapy: A Pilot Study.” WPA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Psychiatry 2015
18. 楊紹民、林聖峯,2016,心靈療育用於婚姻諮商中之個別諮商:一個個案報告 Spiritual healing applied in one individual session of the marital counseling of a couple: A case report, 17th Pacific Rim College of Psychiatrists Scientific Meeting 2016
19. 楊紹民、柯雅琳、林聖峯,2016, 結構化壓力覺察團體在門診精神官能症病患之應用 The Application of Structured Stress-Awareness Group in Outpatients with Neurotic Disorders. 2016 中華民國精神醫學會年會

講座花絮

Lorem Ipsum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of the printing and typesetting industry. Lore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s standard dummy text ever since the 1500s, when an unknown printer took a galley of type and scrambled it to make a type specimen book. It has survived not only five centuries, but also the leap into electronic typesetting, remaining essentially unchanged. 

Lorem Ipsum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of the printing and typesetting industry. Lore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s standard dummy text ever since the 1500s, when an unknown printer took a galley of type and scrambled it to make a type specimen book. It has survived not only five centuries, but also the leap into electronic typesetting, remaining essentially unchanged.

Lorem Ipsum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of the printing and typesetting industry. Lore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s standard dummy text ever since the 1500s, when an unknown printer took a galley of type and scrambled it to make a type specimen book. It has survived not only five centuries, but also the leap into electronic typesetting, remaining essentially unchanged.

Lorem Ipsum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of the printing and typesetting industry. Lore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s standard dummy text ever since the 1500s, when an unknown printer took a galley of type and scrambled it to make a type specimen book. It has survived not only five centuries, but also the leap into electronic typesetting, remaining essentially unchanged.

不用藥的情緒專家

找回真實的自已,才是最好的治療方式

預約諮詢,邀約採訪,歡迎留下寶貴的資訊